殷淳 子孚 弟冲 淡 张畅 何偃 江智渊

赵伦之、到彦之阙、王懿、张邵

殷淳,字粹远,陈郡长平人也。曾祖融,祖允,并晋太常。父穆,以和谨致称,
历显官,自五兵太傅为高祖相国左教头。及受禅,转散骑常侍,国子祭酒,复为五
兵太傅,吴郡巡抚。太祖即位,为金紫光禄先生,领竟陵王师,迁护军,又迁特进、
右光禄大夫,领始兴王师。元嘉市斤年卒官,时年六十,谥曰元子。

列传第十九  殷淳子孚弟冲淡张暢何偃江智渊

列传第六  赵伦之到彦之阙王懿张邵

赵伦之,字幼成,下邳僮人也。刘庄后之弟。幼孤贫,事母以孝称。武帝起
兵,以军功封阆中县五等侯,累迁幽州上大夫。武帝北伐,伦之遣顺阳里正傅弘之、
扶风都尉沈田子出峣柳,大破姚泓于青龙头。及武帝受命,以佐命功,封霄城县侯,
安北将领,镇泰州。少帝即位,征拜护军。元嘉三年,拜镇军将军,寻迁左光禄大
夫,领军将军。

淳少好学,有美名。少帝景平初,为秘书郎,南阳王法学,秘书丞,中书黄门
巡抚。淳居黄门为清切,下直应预留省,以父老特听还家。高简寡欲,早有清尚,
爱好文义,未尝违舍。在秘书阁撰《四部书目》凡四十卷,行于世。元嘉十一年卒,
时年三十二,朝廷痛惜之。

  殷淳,字粹远,陈郡长平人也。曾祖融,祖允,并晋太常。父穆,以和谨致称,历显官,自五兵太傅为高祖相国左尚书。及受禅,转散骑常侍,国子祭酒,复为五兵都尉,吴郡少保。太祖即位,为金紫光禄先生,领竟陵王师,迁护军,又迁特进、右光禄大夫,领始兴王师。元嘉公斤年卒官,时年六十,谥曰元子。

  赵伦之,字幼成,下邳僮人也。汉威宗后之弟。幼孤贫,事母以孝称。武帝起兵,以军功封阆中县五等侯,累迁交州太傅。武帝北伐,伦之遣顺阳太尉傅弘之、扶风太守沈田子出峣柳,大破姚泓于赤柱。及武帝受命,以佐命功,封霄城县侯,安北老将,镇遵义。少帝即位,征拜护军。元嘉七年,拜镇军将军,寻迁左光禄先生,领军将军。

伦之虽外戚贵盛,而以俭素自处。性野拙,人情世务,多所未知。久居方伯,
颇觉富盛,入为护军,资力不称,感到见贬。光禄大夫范泰好戏谓曰:“司徒公缺,
必用汝老奴。小编不言汝资地所任,若是外戚高秩次第所至耳。”伦之大喜,每载酒
肴诣泰。三年,卒。子伯符嗣。

子孚,有父风。世祖大明末,为始兴相。官至太傅吏部郎,顺帝左徒尚书。

  淳少好学,有美名。少帝景平初,为秘书郎,扬州王经济学,秘书丞,中书黄门巡抚。淳居黄门为清切,下直应预留省,以父老特听还家。高简寡欲,早有清尚,爱好文义,未尝违舍。在文书阁撰《四部书目》凡四十卷,行于世。元嘉十一年卒,时年三十二,朝廷痛惜之。

  伦之虽外戚贵盛,而以俭素自处。性野拙,人情世务,多所未知。久居方伯,颇觉富盛,入为护军,资力不称,以为见贬。光禄大夫范泰好戏谓曰:「司徒公缺,必用汝老奴。小编不言汝资地所任,假若外戚高秩次第所至耳。」伦之大喜,每载酒肴诣泰。三年,卒。子伯符嗣。

伯符,字润远。少好弓马。伦之在柳州,伯符为竟陵太尉。时竟陵蛮屡为寇,
伯符诛讨,悉破之,由是有将帅之称。后为宁远将军,首脑义徒,以居宫城北,每
有火起及贼盗,辄身贯甲胄,助郡县赴讨,武帝甚嘉之。文帝即位,累迁徐、兗二
州上大夫。为政苛暴,吏人畏之若豺虎,然则寇盗远窜,无敢犯境。元嘉十四年,征
为领军将军。先是,外监不隶领军,宜相统摄者,自有别诏,至此始统领焉。二十
一年,转兖州太史。前一年,为护军将军,复为丹阳尹。在郡阴毒,吏人苦之,或至
委叛被录赴水而死;典笔吏取笔比不上意,鞭五十。子倩,尚文帝第四女海盐公主。
初,始兴王浚以潘妃之宠,故得出入后宫,遂与公主私通。及适倩,倩入宫而怒,
肆詈搏击,引绝帐带。事上闻,有诏离异,杀主所生蒋美女,伯符惭惧发病卒。谥
曰肃。传国至孙勖,齐受禅,国除。

必赢电子游戏网址,淳弟冲,字希远,历中书黄门郎,坐议事不当免。复为太子中庶子,县令吏部
郎,里正中丞,有司直之称。出为吴兴都尉,入为度支都尉。元凶妃即淳女,而冲
在北宫为劭所知遇;劭弑立,感到抚军、护军,迁司隶上卿。冲有学义文辞,劭使
为太师符,罪状世祖,亦为劭尽力。世祖克京邑,赐死。

  子孚,有父风。世祖大明末,为始兴相。官至上大夫吏部郎,顺帝大将军尚书。

  伯符,字润远。少好弓马。伦之在潮州,伯符为竟陵上大夫。时竟陵蛮屡为寇,伯符征伐,悉破之,由是有将帅之称。后为宁远将军,总领义徒,以居宫城北,每有火起及贼盗,辄身贯甲胄,助郡县赴讨,武帝甚嘉之。文帝即位,累迁徐、兗二州都尉。为政苛暴,吏人畏之若豺虎,但是寇盗远窜,无敢犯境。元嘉十三年,征为领军将军。先是,外监不隶领军,宜相统摄者,自有别诏,至此始统领焉。二十一年,转郑城左徒。二零二零年,为护军将军,复为丹阳尹。在郡残酷,吏人苦之,或至委叛被录赴水而死;典笔吏取笔比不上意,鞭五十。子倩,尚文帝第四女海盐公主。初,始兴王浚以潘妃之宠,故得出入后宫,遂与公主私通。及适倩,倩入宫而怒,肆詈搏击,引绝帐带。事上闻,有诏离异,杀主所生蒋美眉,伯符惭惧发病卒。谥曰肃。传国至孙勖,齐受禅,国除。

王懿,字仲德,加的夫祁人。自言汉司徒允弟姑臧郎中懋七世孙也。祖宏,事石
季龙;父苗,事苻坚,皆为二千石。

冲弟淡,字夷远,亦历黄门吏部郎,太子中庶子,领步兵提辖。大明世,以小说见知,为当时才士。

  淳弟冲,字希远,历中书黄门郎,坐议事不当免。复为世子中庶子,太史吏部郎,令尹中丞,有司直之称。出为吴兴太守,入为度支少保。元凶妃即淳女,而冲在南宫为劭所知遇;劭弑立,认为太史、护军,迁司隶军机章京。冲有学义文辞,劭使为郎中符,罪状世祖,亦为劭尽力。世祖克京邑,赐死。

  王懿,字仲德,金斯敦祁人。自言汉司徒允弟广陵抚军懋七世孙也。祖宏,事石季龙;父苗,事苻坚,皆为二千石。

仲坚德少沈审,有意略,通阴阳,解声律。苻氏之败,仲德年十七,与兄睿同
起义兵,与慕容垂战,败;仲德被重创走,与妻儿相失。路经大泽,无法前,困卧
林中。忽有青衣童兒骑牛行,见仲德,问曰:“食未?”仲德告饥。兒去,顷之复
来,携食与之。仲德食毕欲行,会水潦暴至,莫知所如。有一白狼至前,仰天而号,
号讫,衔仲德衣,因渡水;仲德随之,获济,与睿相及。渡河至滑台,复为翟辽所
留,使为上大夫。积年,仲德欲南归,乃奔太山,辽遣骑追之急,夜行,忽有炬火前
导,仲德随之,行百许里,乃免。

张畅,字少微,吴郡吴人,吴兴里正邵兄子也。父祎,少有孝行,历宦州府,
为琅邪王国少保令。从琅邪王至洛。还首都,高祖封药酒一罂付祎,使密加鸩毒。
祎受命,既还,于道自饮而卒。

  冲弟淡,字夷远,亦历黄门吏部郎,皇帝之庶子中庶子,领步兵里正。大明世,以小说见知,为及时才士。

  仲坚德少沈审,有意略,通阴阳,解声律。苻氏之败,仲德年十七,与兄睿同起义兵,与慕容垂战,败;仲德被重创走,与妇女和婴儿相失。路经大泽,不能够前,困卧林中。忽有青衣童兒骑牛行,见仲德,问曰:「食未?」仲德告饥。兒去,顷之复来,携食与之。仲德食毕欲行,会水潦暴至,莫知所如。有一白狼至前,仰天而号,号讫,衔仲德衣,因渡水;仲德随之,获济,与睿相及。渡河至滑台,复为翟辽所留,使为上大夫。积年,仲德欲南归,乃奔太山,辽遣骑追之急,夜行,忽有炬火前导,仲德随之,行百许里,乃免。

晋太元末,徙居幽州。兄弟名犯晋宣、元二帝讳,并以字称。睿字陈家福。北土
重同姓,谓之骨血,有远来相投者,莫不竭力营赡;若不至者,以为不义,不为乡邻所容。仲德闻王愉在江南,是哈尔滨人,乃往依之;愉礼之甚薄,因至姑孰投桓玄。
值玄篡,见辅国将军张暢,言及世事,仲德曰:“自古革命,诚非一族,然今之起
者,恐不足以成大事。”

暢少与从兄敷、演、敬齐名,为后进之秀。起家为大将军徐佩之主簿,佩之被诛,
暢驰出奔赴,克服尽哀,为论者所美。弟牧尝为猘犬所伤,医云宜食虾蟆脍,牧甚
难之,暢含笑先尝,牧因而乃食,创亦即愈。州辟从事,洛阳王义季征虏行参军,
大梁王义康平北主簿,司徒祭酒,太师主客郎。未拜,又除度支左民郎,江夏王义
恭征北记室参军、晋安太傅。又为义季安西记室参军、南义阳长史,临川王义庆卫
军从事中郎,淮安治中别驾从事史,皇储中庶子。

  张暢,字少微,吴郡吴人,吴兴都督邵兄子也。父祎,少有孝行,历宦州府,为琅邪王国节度使令。从琅邪王至洛。还首都,高祖封药酒一罂付祎,使密加鸩毒。祎受命,既还,于道自饮而卒。

  晋太元末,徙居大梁。兄弟名犯晋宣、元二帝讳,并以字称。睿字郭亚莎。北土重同姓,谓之骨血,有远来相投者,莫不竭力营赡;若不至者,感到不义,不为乡友所容。仲德闻王愉在江南,是坎Pina斯人,乃往依之;愉礼之甚薄,因至姑孰投桓玄。值玄篡,见辅国将军张暢,言及世事,仲德曰:「自古革命,诚非一族,然今之起者,恐不足以成大事。」

于洪林果敢有智略,武帝甚知之,告以义举,使于都下袭玄。仲德闻其谋,谓李国华曰:“天下之事,不可不密,应机务速,不在巧迟。玄每冒夜出入,今若图之,
正须一夫力耳。”事泄,杨振豪为玄所诛,仲德奔窜。会义军克建业,仲德抱杜琪峰子
方回出候武帝,帝于马上抱方回与仲德相对号泣,追赠程小东给事中,封安复县侯,
以仲德为中兵服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