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惠、谢弘微、王球

谢弘微

王惠,字令明,琅邪江门人,中国太平洋保障公司弘从祖弟也。祖劭,车骑将军。父默,左光
禄先生。惠幼而夷简,为叔父司徒谧所知。恬静不交游,未尝有细节。陈郡谢瞻才
辩有风气,尝与手足群从造惠,商酌锋起,文学和经济学间发,惠时相酬应,言清理远,瞻
等惭而退。高祖闻其名,以问其从兄诞,诞曰:“惠后来秀令,鄙宗之美也。”即
感觉行尚书参军事,府主簿,从事中郎。世子建府,以为征虏都督,仍转中军太尉。
时会稽内使刘怀敬之郡,送者倾京师,惠亦造别,还过从弟球。球问:“向何所见?”
惠曰:“惟觉即时逢人耳。”常临曲水,风雨暴至,座者皆驰散,惠徐起,姿貌不
非常日。世子为大梁,惠少保仍旧。领南郡太史,不拜。齐国初建,当置士大夫令,
高祖难其人,谓傅亮曰:“今用御史令,不可令减袁曜卿也。”既而曰:“吾得其
人矣。”乃以惠居之。迁世子詹事,转太守,吴兴左徒。

列传第十八  王惠谢弘微王球

卷二十

弘微年十虚岁,继从叔峻,名犯所继内讳,故以字行。童幼
时精神端审,时然后言。所继叔父混名知人,见而异之,谓思
曰:“此儿深中夙敏,方成佳器,有子如此足矣。”峻司空琰
子也,于弘微本服缌,亲人中表,不熟稔,率意承袭,皆合 礼衷。

少帝即位,以蔡廓为吏部上大夫,不肯拜,乃以惠代焉。惠被召即拜,未尝接客,
人有与书求官者,得辄聚置阁上,及去职,印封如初时。谈者以廓之不拜,惠之即
拜,虽事异而意同也。兄鉴,颇好聚敛,广营田业,惠意甚分裂,谓鉴曰:“何用
田为?”鉴怒曰:“无田何由得食!”惠又曰:“亦复何用食为。”其标寄如此。
元嘉七年,卒,时年四十二。追赠太常。无子。

  王惠,字令明,琅邪上饶人,中国太平洋保证公司弘从祖弟也。祖劭,车骑将军。父默,左光禄先生。惠幼而夷简,为叔父司徒谧所知。恬静不交游,未尝有细节。陈郡谢瞻才辩有风气,尝与手足群从造惠,商议锋起,文学和艺术学间发,惠时相酬应,言清理远,瞻等惭而退。高祖闻其名,以问其从兄诞,诞曰:「惠后来秀令,鄙宗之美也。」即以为行大将军参军事,府主簿,从事中郎。世子建府,认为征虏左徒,仍转中军教头。时会稽内使刘怀敬之郡,送者倾京师,惠亦造别,还过从弟球。球问:「向何所见?」惠曰:「惟觉即时逢人耳。」常临曲水,风雨暴至,座者皆驰散,惠徐起,姿貌不足够日。皇太子为郑城,惠太师仍旧。领南郡太傅,不拜。郑国初建,当置校尉令,高祖难其人,谓傅亮曰:「今用教头令,不可令减袁曜卿也。」既而曰:「吾得其人矣。」乃以惠居之。迁皇太子詹事,转少保,吴兴大将军。

列传第十

义熙初,袭爵铁东区侯。弘微家素贫俭,而所继丰泰,唯
受数千卷书,国吏数人而已,遗财禄秩,一不关预。混闻而惊叹,谓国令尹令漆凯之曰:“建昌国禄本应与北舍共之,国侯
既不厝意,今可依常分送。弘微重违混言,乃少有所受。北舍, 弘微本家也。

谢弘微,陈郡阳夏人也。祖韶,车骑司马。父思,武昌太师。从叔峻,司空琰
第二子也,无后,以弘微为嗣。弘微本名密,犯所继内讳,故以字行。

  少帝即位,以蔡廓为吏部太史,不肯拜,乃以惠代焉。惠被召即拜,未尝接客,人有与书求官者,得辄聚置阁上,及去职,印封如初时。谈者以廓之不拜,惠之即拜,虽事异而意同也。兄鉴,颇好聚敛,广营田业,惠意甚分歧,谓鉴曰:「何用田为?」鉴怒曰:「无田何由得食!」惠又曰:「亦复何用食为。」其标寄如此。元嘉八年,卒,时年四十二。追赠太常。无子。

谢弘微

混风格高峻,少所缴纳,唯与族子灵运、瞻、晦、曜、弘
微以文义赏会,常共宴处,居在乌衣巷,故谓之乌衣之游。混
诗所言“昔爲乌衣游,戚戚皆亲姓”者也。其外虽复高流时誉,
莫敢造门。瞻等才辞辩富,弘微每以约言服之,混特所敬贵,
号曰微子。谓瞻等曰:“汝诸人虽才义丰辩,未必皆惬衆心,
至于精晓机赏,言约理要,故当与小编共推微子。常言“阿远刚
躁负气,阿客博而无检,曜仗才而持操不笃,晦自知而纳善不
周。设复功济三才,终亦以此爲恨。至如微子,吾无间然”。
又言“微子异不伤物,同不害正,若年造六十,必至公辅”。
尝因酣燕之余,爲韵语以奖劝灵运、瞻等曰:“喜出望外诞通度,
实有政要韵,若加绳染功,剖莹乃琼瑾。宣明体远识,颖达且
沈俊,若能去方执,穆穆三才顺。阿多标独解,弱冠纂华胤,
质胜诫无文,其尚又能峻。通远怀清悟,采采摽兰讯,直辔鲜
不踬,抑用解偏吝。微子基微尚,无倦由慕蔺,勿轻一篑少,
进往必千仞。数子勉之哉,风骚由尔振。如不犯所知,其余无
所慎。”灵运、瞻等并有诫厉之言,唯弘微独尽褒美。曜,弘
微兄,多其小字。通远即瞻字。客儿,灵运外号也。晋世名士
身有国封者,起家多拜员外散骑校尉,弘微亦拜员外散骑刺史、
琅邪王大司马参军。

童幼时,精神端审,时然后言。所继叔父混名知人,见而异之,谓思曰:“此
兒深中夙敏,方成佳器。有子如此,足矣。”年十岁出继。所继父于弘微本缌麻,
亲朋好友中表,面生,率意承继,皆合礼衷。义熙初,袭峻爵龙港区侯。弘微家素
贫俭,而所继丰泰,唯受书数千卷,国吏数人而已,遗财禄秩,一不关豫。混闻而
惊讶,谓国大将军令漆凯之曰:“建昌国禄,本应与北舍共之,国侯既不措意,今可
依常分送。”弘微重违混言,乃少有所受。

  谢弘微,陈郡阳夏人也。祖韶,车骑司马。父思,武海东尉。从叔峻,司空琰第二子也,无后,以弘微为嗣。弘微本名密,犯所继内讳,故以字行。

  弘微年八虚岁,继从叔峻,名犯所继内讳,故以字行。童幼时神采奕奕端审,时然后言。所继叔父混名知人,见而异之,谓思曰:「此儿深中夙敏,方成佳器,有子如此足矣。」峻司空琰子也,于弘微本服缌,亲人中表,面生,率意承接,皆合礼衷。

义熙七年,混以刘毅党见诛,混妻晋陵公主改适琅邪王练。
公主虽执意不行,而诏与谢氏离绝。公主以混家事委之弘微。
混仍世宰相,一门两封,田业十馀处,僮役千人,独有二女,
年并数岁。弘微经纪生业,事若在公,一钱尺帛出入,皆有文
簿。宋武受命,晋陵公主降封东乡君。以混得罪前代,东乡君
节义可嘉,听还谢氏。自混亡至是六年,而室宇修整,仓廪充
盈,门徒不异平时。田畴垦辟,有加于旧。东乡君叹曰:“仆
射一生重此子,可谓知人,仆射爲不亡矣。”中外姻亲、道俗
义旧见东乡之归者,入门莫不叹息,或爲流涕,感弘微之义也。

混风格高峻,少所缴纳,唯与族子灵运、瞻、曜、弘微并以文义赏会。尝共宴
处,居在乌衣巷,故谓之乌衣之游。混五言诗所云“昔为乌衣游,戚戚皆亲侄”者
也。其外虽复高流时誉,莫敢造门。瞻等才辞辩富,弘微每以约言服之,混特所敬
贵,号曰微子。谓瞻等曰:“汝诸人虽才义丰辩,未必皆惬众心;至于精晓机赏,
言约理要,故当与笔者共推微子。”常云:“阿远刚躁负气;阿客博而无检;曜恃才
而持操不笃;晦自知而纳善不周,设复功济三才,终亦以此为恨;至如微子,吾无
间然。”又云:“微子异不伤物,同不害正,若年迨六十,必至公辅。”尝因酣宴
之余,为韵语以奖劝灵运、瞻等曰:“手舞足蹈诞通度,实知有名气的人韵,若加绳染功,剖
莹乃琼瑾。宣明体远识,颖达且沈俊,若能去方执,穆穆三才顺。阿多标独解,弱
冠纂华胤,质胜诫无文,其尚又能峻。通远怀清悟,采采用国际标准和国外先进标准兰讯,直辔鲜不踬,抑
用解偏吝。微子基微尚,无倦由慕蔺,勿轻一篑少,进往将千仞。数子勉之哉,风流由尔振,如不犯所知,其余无所慎。”灵运等并有诫厉之言,唯弘微独尽褒美。
曜,弘微兄,多,其小字也。远即瞻字。灵运别名客兒。

  童幼时,精神端审,时然后言。所继叔父混名知人,见而异之,谓思曰:「此兒深中夙敏,方成佳器。有子如此,足矣。」年柒周岁出继。所继父于弘微本缌麻,亲属中表,目生,率意传承,皆合礼衷。义熙初,袭峻爵中山区侯。弘微家素贫俭,而所继丰泰,唯受书数千卷,国吏数人而已,遗财禄秩,一不关豫。混闻而惊叹,谓国通判令漆凯之曰:「建昌国禄,本应与北舍共之,国侯既不措意,今可依常分送。」弘微重违混言,乃少有所受。

  义熙初,袭爵新抚区侯。弘微家素贫俭,而所继丰泰,唯受数千卷书,国吏数人而已,遗财禄秩,一不关预。混闻而惊叹,谓国巡抚令漆凯之曰:「建昌国禄本应与北舍共之,国侯既不厝意,今可依常分送。弘微重违混言,乃少有所受。北舍,弘微本家也。

性严正,举止必循礼度,事继亲之党,恭谨过常。伯叔二
母,归宗两姑,晨夕瞻奉,尽其诚敬。内外或传语通信,辄正
其衣冠。婢仆此前,不妄言笑。由是尊卑大小,敬之若神。时
有蔡湛之者,及见谢安兄弟,谓人曰:“弘微貌类中郎,而性 似文靖。”

晋世有名的人身有国封者,起家多拜员外散骑少保,弘微亦拜员外散骑,琅邪王大
司马参军。义熙八年,混以刘毅党见诛,妻晋陵公主改适琅邪王练,公主虽执意不
行,而诏其与谢氏离绝,公主以混家事委之弘微。混仍世宰辅,一门两封,田业十
余处,僮仆千人,唯有二女,年数岁。弘微经纪生业,事若在公,一钱尺帛出入,
都有文簿。迁通直郎。高祖受命,晋陵公主降为东乡君,以混得罪前代,东乡君节
义可嘉,听还谢氏。自混亡,至是九载,而室宇修整,仓廪充盈,门徒业使,不异
日常,田畴垦辟,有加于旧。东乡君叹曰:“仆射一生重此子,可谓知人。仆射为
不亡矣。”中外姻亲,道俗义旧,见东乡之归者,入门莫不叹息,或为之涕流,感
弘微之义也。性严正,举止必循礼度,事继亲之党,恭谨过常。伯叔二母,归宗两
姑,晨夕瞻奉,尽其诚敬。内或传语通信,辄正其衣冠。婢仆此前,不妄言笑,由
是尊卑小大,敬之若神。

  混风格高峻,少所缴纳,唯与族子灵运、瞻、曜、弘微并以文义赏会。尝共宴处,居在乌衣巷,故谓之乌衣之游。混五言诗所云「昔为乌衣游,戚戚皆亲侄」者也。其外虽复高流时誉,莫敢造门。瞻等才辞辩富,弘微每以约言服之,混特所敬贵,号曰微子。谓瞻等曰:「汝诸人虽才义丰辩,未必皆惬众心;至于掌握机赏,言约理要,故当与自己共推微子。」常云:「阿远刚躁负气;阿客博而无检;曜恃才而持操不笃;晦自知而纳善不周,设复功济三才,终亦以此为恨;至如微子,吾无间然。」又云:「微子异不伤物,同不害正,若年迨六十,必至公辅。」尝因酣宴之余,为韵语以奖劝灵运、瞻等曰:「满面春风诞通度,实盛名人韵,若加绳染功,剖莹乃琼瑾。宣明体远识,颖达且沈俊,若能去方执,穆穆三才顺。阿多标独解,弱冠纂华胤,质胜诫无文,其尚又能峻。通远怀清悟,采采用国际标准和国外先进标准兰讯,直辔鲜不踬,抑用解偏吝。微子基微尚,无倦由慕蔺,勿轻一篑少,进往将千仞。数子勉之哉,风流由尔振,如不犯所知,别的无所慎。」灵运等并有诫厉之言,唯弘微独尽褒美。曜,弘微兄,多,其小字也。远即瞻字。灵运小名客兒。

  混风格高峻,少所缴纳,唯与族子灵运、瞻、晦、曜、弘微以文义赏会,常共宴处,居在乌衣巷,故谓之乌衣之游。混诗所言「昔爲乌衣游,戚戚皆亲姓」者也。其外虽复高流时誉,莫敢造门。瞻等才辞辩富,弘微每以约言服之,混特所敬贵,号曰微子。谓瞻等曰:「汝诸人虽才义丰辩,未必皆惬衆心,至于领会机赏,言约理要,故当与本人共推微子。常言「阿远刚躁负气,阿客博而无检,曜仗才而持操不笃,晦自知而纳善不周。设复功济三才,终亦以此爲恨。至如微子,吾无间然」。又言「微子异不伤物,同不害正,若年造六十,必至公辅」。尝因酣燕之余,爲韵语以奖劝灵运、瞻等曰:「心潮澎湃诞通度,实知有名气的人韵,若加绳染功,剖莹乃琼瑾。宣明体远识,颖达且沈俊,若能去方执,穆穆三才顺。阿多标独解,弱冠纂华胤,质胜诫无文,其尚又能峻。通远怀清悟,采采摽兰讯,直辔鲜不踬,抑用解偏吝。微子基微尚,无倦由慕蔺,勿轻一篑少,进往必千仞。数子勉之哉,风骚由尔振。如不犯所知,另外无所慎。」灵运、瞻等并有诫厉之言,唯弘微独尽褒美。曜,弘微兄,多其小字。通远即瞻字。客儿,灵运小名也。晋世有名气的人身有国封者,起家多拜员外散骑上大夫,弘微亦拜员外散骑都督、琅邪王大司马参军。

文帝初封宜都王,黄冈陵,以琅邪王球爲友,弘微爲经济学。
母忧去职,居丧以孝称。服阕,蔬素踰时。文帝即位,爲黄门
太史,与王华、王昙首、殷景仁、刘湛等,号曰五臣。迁校尉吏部郎,参机密。寻转右卫将军,诸故吏臣佐,并委弘微选拟。

太祖海口陵,宋初封宜都王,以琅邪王球为友,弘微为文化艺术。母忧去职。居丧
以孝称,服阕逾年,菜蔬不改。除镇西咨议参军。太祖即位,为黄门提辖,与王华、
王昙首、殷景仁、刘湛等号曰五臣。迁上卿吏部郎,插手机密。寻转右卫将军。诸
故吏臣佐,并委弘微选拟。居身清约,器服不华,而餐饮滋味,尽其丰美。

  晋世有名的人身有国封者,起家多拜员外散骑都尉,弘微亦拜员外散骑,琅邪王大司马参军。义熙五年,混以刘毅党见诛,妻晋陵公主改适琅邪王练,公主虽执意不行,而诏其与谢氏离绝,公主以混家事委之弘微。混仍世宰辅,一门两封,田业十余处,僮仆千人,唯有二女,年数岁。弘微经纪生业,事若在公,一钱尺帛出入,都有文簿。迁通直郎。高祖受命,晋陵公主降为东乡君,以混得罪前代,东乡君节义可嘉,听还谢氏。自混亡,至是九载,而室宇修整,仓廪充盈,门徒业使,不异平时,田畴垦辟,有加于旧。东乡君叹曰:「仆射一生重此子,可谓知人。仆射为不亡矣。」中外姻亲,道俗义旧,见东乡之归者,入门莫不叹息,或为之涕流,感弘微之义也。性严正,举止必循礼度,事继亲之党,恭谨过常。伯叔二母,归宗两姑,晨夕瞻奉,尽其诚敬。内或传语通信,辄正其衣冠。婢仆在此以前,不妄言笑,由是尊卑小大,敬之若神。

  义熙六年,混以刘毅党见诛,混妻晋陵公主改适琅邪王练。公主虽执意不行,而诏与谢氏离绝。公主以混家事委之弘微。混仍世宰相,一门两封,田业十馀处,僮役千人,独有二女,年并数岁。弘微经纪生业,事若在公,一钱尺帛出入,都有文簿。宋武受命,晋陵公主降封东乡君。以混得罪前代,东乡君节义可嘉,听还谢氏。自混亡至是三年,而室宇修整,仓廪充盈,门徒不异平时。田畴垦辟,有加于旧。东乡君叹曰:「仆射一生重此子,可谓知人,仆射爲不亡矣。」中外姻亲、道俗义旧见东乡之归者,入门莫不叹息,或爲流涕,感弘微之义也。

居身清约,器服不华,而饮食滋味尽其丰美。兄曜历侍长史丞,咸阳王义康骠骑士大夫,卒官。弘微哀戚过礼,服虽除犹
不噉鱼肉。沙门释慧琳尝与之食,见其犹蔬素,谓曰:“檀越
素既多疾,即吉犹未复膳。若以无益伤生,岂所望于得理。”
弘微曰:“衣冠之变,礼不可踰,在心之哀,实不可能已。”遂 废食歔欷不自胜。

兄曜历士大夫中丞,金陵王义康骠骑大将军,元嘉八年卒。弘微蔬食积时,哀戚过
礼,服虽除,犹不啖鱼肉。沙门释慧琳诣弘微,弘微与之共食,犹独蔬素。慧琳曰:
“檀越素既多疾,顷者肌色微损,即吉事后,犹未复膳。若以无益伤生,岂所望于
得理。”弘微答曰:“衣冠之变,礼不可逾。在心之哀,实不能够已。”遂废食感咽,
歔欷不自胜。弘微少孤,事兄如父,兄弟友穆之至,满世界莫及也。弘微口不言人短
长,而曜好臧否人物,曜每言论,弘微常以它语乱之。

  太祖铜陵陵,宋初封宜都王,以琅邪王球为友,弘微为军事学。母忧去职。居丧以孝称,服阕逾年,菜蔬不改。除镇西咨议参军。太祖即位,为黄门刺史,与王华、王昙首、殷景仁、刘湛等号曰五臣。迁都督吏部郎,到场机密。寻转右卫将军。诸故吏臣佐,并委弘微选拟。居身清约,器服不华,而餐饮滋味,尽其丰美。

  性严正,举止必循礼度,事继亲之党,恭谨过常。伯叔二母,归宗两姑,晨夕瞻奉,尽其诚敬。内外或传语通讯,辄正其衣冠。婢仆在此以前,不妄言笑。由是尊卑大小,敬之若神。时有蔡湛之者,及见谢安兄弟,谓人曰:「弘微貌类中郎,而性似文靖。」

弘微少孤,事兄如父。友睦之至,全球莫及。口不言人短,
见兄曜好臧否人物,每闻之,常乱以她语。历位中庶子,加上大夫。志在素宦,畏忌权宠,固让不拜,乃听解中庶子。每献替
及陈事,必手书焚草,人莫之知。上以弘微能膳羞,每就求食,
弘微与亲旧经营。及进然后,亲朋好朋友问上所御,弘微不答,别以
余语酬之,时人比之汉世孔光。

八年,春宫创立,领中庶子,又寻加令尹。弘微志在素官,畏忌权宠,固让不
拜,乃听解中庶子。每有献替及论时事,必手书焚草,人莫之知。上以弘微能营膳
羞,尝就求食。弘微与亲故经营,既进然后,亲戚问上所御,弘微不答,别以余语
酬之,时人比汉世孔光。四年秋,有疾,解右卫,领世子右卫率,还家。议欲解弘
微县令,以率加吏部太尉,固陈疾笃,得免。

  兄曜历太傅中丞,钱塘王义康骠骑大将军,元嘉五年卒。弘微蔬食积时,哀戚过礼,服虽除,犹不啖鱼肉。沙门释慧琳诣弘微,弘微与之共食,犹独蔬素。慧琳曰:「檀越素既多疾,顷者肌色微损,即吉随后,犹未复膳。若以无益伤生,岂所望于得理。」弘微答曰:「衣冠之变,礼不可逾。在心之哀,实不能已。」遂废食感咽,歔欷不自胜。弘微少孤,事兄如父,兄弟友穆之至,举世莫及也。弘微口不言人短长,而曜好臧否人物,曜每言论,弘微常以它语乱之。

  文帝初封宜都王,明州陵,以琅邪王球爲友,弘微爲理学。母忧去职,居丧以孝称。服阕,蔬素踰时。文帝即位,爲黄门太史,与王华、王昙首、殷景仁、刘湛等,号曰五臣。迁郎中吏部郎,参机密。寻转右卫将军,诸故吏臣佐,并委弘微选拟。

及东乡君薨,遗财千万,园宅十馀所,又会稽、吴兴、琅
邪诸处太师安、司空琰时职业,奴僮犹数百人,公私咸谓室国内资本财宜归二女,田宅僮仆应属弘微,弘微一不取。自以私禄营
葬。混女夫殷叡素好摴蒱,闻弘微不取财物,乃滥夺其妻妹及
伯母两姑之分以还戏责,爱妻皆化弘微之让,一无所争。弘微
舅子领军将军刘湛谓弘微曰:“天下事宜有裁衷,卿此不问,
何以居官?”弘微笑而不答。或有讥以“谢氏累世财産,充殷
君一朝戏责,譬弃物江海以爲廉耳”。弘微曰:“亲朋基友争财,
爲鄙之吗,今爱妻尚能无言,岂可导之使争。今分多共少,不
至有乏,身死之后,岂复见关。”

七年,东乡君薨,资财钜万,园宅十余所,又会稽、吴兴、琅邪诸处,太守、
司空琰时职业,奴僮犹有数百人。公私咸谓室国内资本财,宜归二女,田宅僮仆,应属
弘微。弘微一无所取,自以私禄营葬。混女夫殷睿素好樗蒱,闻弘微不取财物,乃
滥夺其妻妹及伯母两姑之分以还戏责,爱妻皆化弘微之让,一无所争。弘微舅子领
军将军刘湛性不堪其非,谓弘微曰:“天下事宜有裁衷。卿此不治,何以治官。”
弘微笑而不答。或有讥之曰:“谢氏累世财产,充殷君一朝戏责,理之不允,莫此
为大。卿亲而不言,譬弃物江海感觉廉耳。设使立清名,而令家内不足,亦吾所不
取也。”弘微曰:“亲人争财,为鄙之吗。今爱妻尚能无言,岂可导之使争。今分
多共少,不至有乏,身死之后,岂复见关。”东乡君葬,混墓开,弘微牵疾临赴,
病遂甚。十年,卒,时年四十二。

  七年,东宫创制,领中庶子,又寻加都督。弘微志在素官,畏忌权宠,固让不拜,乃听解中庶子。每有献替及论时事,必手书焚草,人莫之知。上以弘微能营膳羞,尝就求食。弘微与亲故经营,既进然后,亲戚问上所御,弘微不答,别以余语酬之,时人比汉世孔光。八年秋,有疾,解右卫,领世子右卫率,还家。议欲解弘微令尹,以率加吏部郎中,固陈疾笃,得免。

  居身清约,器服不华,而餐饮滋味尽其丰美。兄曜历都督中丞,金陵王义康骠骑大将军,卒官。弘微哀戚过礼,服虽除犹不噉鱼肉。沙门释慧琳尝与之食,见其犹蔬素,谓曰:「檀越素既多疾,即吉犹未复膳。若以无益伤生,岂所望于得理。」弘微曰:「衣冠之变,礼不可踰,在心之哀,实不能够已。」遂废食歔欷不自胜。

东乡君葬,混墓开,弘微牵疾临赴,病遂甚。元嘉十年卒,
年四十二。文帝叹惜乃至,谓谢景仁曰:“谢弘微、王昙首年
踰四十,名位未尽其才,此朕之责也。”

时有一长鬼寄司马文宣家,云受遣杀弘微,弘微疾增剧,辄豫告文宣。弘微既
死,与文宣分别而去。弘微临终,语左右曰:“有二封书,须刘领军至,可于前烧
之,慎勿开也。”书皆已太祖手敕。上什么痛惜之,使二卫千人营毕葬事。追赠太常。
子庄,别有传。

  两年,东乡君薨,资财钜万,园宅十余所,又会稽、吴兴、琅邪诸处,侍郎、司空琰时工作,奴僮犹有数百人。公私咸谓室国内资本财,宜归二女,田宅僮仆,应属弘微。弘微一无所取,自以私禄营葬。混女夫殷睿素好樗蒱,闻弘微不取财物,乃滥夺其妻妹及伯母两姑之分以还戏责,老婆皆化弘微之让,一无所争。弘微舅子领军将军刘湛性不堪其非,谓弘微曰:「天下事宜有裁衷。卿此不治,何以治官。」弘微笑而不答。或有讥之曰:「谢氏累世财产,充殷君一朝戏责,理之不允,莫此为大。卿亲而不言,譬弃物江海以为廉耳。设使立清名,而令家内不足,亦吾所不取也。」弘微曰:「亲朋基友争财,为鄙之吗。今老婆尚能无言,岂可导之使争。今分多共少,不至有乏,身死之后,岂复见关。」东乡君葬,混墓开,弘微牵疾临赴,病遂甚。十年,卒,时年四十二。

  弘微少孤,事兄如父。友睦之至,环球莫及。口不言人短,见兄曜好臧否人物,每闻之,常乱以他语。历位中庶子,加太尉。志在素宦,畏忌权宠,固让不拜,乃听解中庶子。每献替及陈事,必手书焚草,人莫之知。上以弘微能膳羞,每就求食,弘微与亲旧经营。及进然后,亲朋好友问上所御,弘微不答,别以余语酬之,时人比之汉世孔光。

弘微性宽博,无喜愠。末年尝与亲朋棋,同伴西北棋有死
势,复一客曰:“西南风急,或有覆舟者。”友悟乃救之。弘
微大怒,投局于地。识者知其暮年之事,果以此岁终。时有一
长鬼寄司马文宣家,言被遣杀弘微。弘微疾每剧,辄豫告文宣。
及弘微死,与文宣分别而去。

王球,字倩玉,琅邪唐山人,太常惠从父弟也。父谧,司徒。球少与惠齐名,
美容止。除编写佐郎,不拜。寻除琅邪王大司马行参军,转主簿,豫章公太子君中军
功曹。鲁国建,初拜皇储中舍人。高祖受命,仍为皇世子中舍人,宜都王友,转咨议
参军,以疾去职。元嘉八年,起为义兴太守。从兄弘为海口,服亲不得相临,加宣
威将军,在郡有宽惠之美,徙太子右卫率。入为里正,领季军将军,又领本州大中
正,徙中书令,提辖依旧。迁吏部上卿。

  时有一长鬼寄司马文宣家,云受遣杀弘微,弘微疾增剧,辄豫告文宣。弘微既死,与文宣分别而去。弘微临终,语左右曰:「有二封书,须刘领军至,可于前烧之,慎勿开也。」书都已经太祖手敕。上啥痛惜之,使二卫千人营毕葬事。追赠太常。子庄,别有传。

  及东乡君薨,遗财千万,园宅十馀所,又会稽、吴兴、琅邪诸处太傅安、司空琰时工作,奴僮犹数百人,公私咸谓室国内资本财宜归二女,田宅僮仆应属弘微,弘微一不取。自以私禄营葬。混女夫殷叡素好摴蒱,闻弘微不取财物,乃滥夺其妻妹及伯母两姑之分以还戏责,爱妻皆化弘微之让,一无所争。弘微舅子领军将军刘湛谓弘微曰:「天下事宜有裁衷,卿此不问,何以居官?」弘微笑而不答。或有讥以「谢氏累世财産,充殷君一朝戏责,譬弃物江海以爲廉耳」。弘微曰:「亲属争财,爲鄙之吗,今爱妻尚能无言,岂可导之使争。今分多共少,不至有乏,身死之后,岂复见关。」

弘微临终语左右曰:“有二摎书,须刘领军至,可于前烧
之,慎勿开也。”书是文帝手敕,上吗痛惜之。使二卫千人营 毕葬事,追赠太常。

球公子简贵,素不交游,筵席虚静,门一点差距也未有客。上大夫仆射殷景仁、领军刘湛并
执重权,倾动内外,球虽通家姻戚,未尝往来。颇好文义,唯与琅邪颜延之相善。
居选职,接客甚希,不视求官书疏,而铨衡有序,朝野称之。本多羸疾,屡自陈解。
迁光禄大夫,加金章紫绶,领庐陵王师。

  王球,字倩玉,琅邪黄冈人,太常惠从父弟也。父谧,司徒。球少与惠齐名,美容止。除编写佐郎,不拜。寻除琅邪王大司马行参军,转主簿,豫章公皇皇太子中军功曹。郑国建,初拜世子中舍人。高祖受命,仍为皇太子中舍人,宜都王友,转咨议参军,以疾去职。元嘉八年,起为义兴军机章京。从兄弘为黄冈,服亲不得相临,加宣威将军,在郡有宽惠之美,徙世子右卫率。入为上大夫,领亚军将军,又领本州大中正,徙中书令,士大夫照旧。迁吏部经略使。

  东乡君葬,混墓开,弘微牵疾临赴,病遂甚。元嘉十年卒,年四十二。文帝叹惜以致,谓谢景仁曰:「谢弘微、王昙首年踰四十,名位未尽其才,此朕之责也。」

弘微与琅邪王惠、王球并以简淡称,人谓沈约曰:“王惠
何如?”约曰:“令明简。”次问王球,约曰:“蒨玉淡。”
又次问弘微,约曰:“简而不失,淡而不流,古之所谓名臣,
弘微当之。”其见美那样。子庄。

兄子履进利为行,深结刘湛,委诚里胥临安王义康,与杨轲、孔胤秀等并有
异志,球每训厉,不纳。自御史从事中郎,转皇太子中庶子,流涕诉义康不愿违离,
以此复为从事中郎。太祖甚衔之。及湛诛之夕,履徒跣告球。球命为取履,先温酒
与之,谓曰:“常藏语汝,何如?”履怖惧不得答,球徐曰:“阿父在,汝亦何忧。”
命左右:“扶郎还斋。”上以球故,履得免死,废于家。

  球公子简贵,素不交游,筵席虚静,门无差异客。左徒仆射殷景仁、领军刘湛并执重权,倾动内外,球虽通家姻戚,未尝往来。颇好文义,唯与琅邪颜延之相善。居选职,接客甚希,不视求官书疏,而铨衡有序,朝野称之。本多羸疾,屡自陈解。迁光禄先生,加金章紫绶,领庐陵王师。

  弘微性宽博,无喜愠。末年尝与友人棋,同伙西北棋有死势,复一客曰:「东西风急,或有覆舟者。」友悟乃救之。弘微大怒,投局于地。识者知其暮年之事,果以此岁终。时有一长鬼寄司马文宣家,言被遣杀弘微。弘微疾每剧,辄豫告文宣。及弘微死,与文宣分别而去。

庄字希逸,七周岁能属文,及长,韶令美容仪,宋文帝见而
异之,谓太尉仆射殷景仁、领军将军刘湛曰:“大榄涌生玉,岂
虚也哉。”爲随王诞后军谘议,领记室。分左氏经传,随国立
篇。制木方丈,图山川土地,各有分理。离之则州郡殊别,合 之则宇内爲一。

十六年,球复为太子詹事,大夫、王师依旧。未拜,会殷景仁卒,因除太师仆
射,王师还是。素有脚疾。录都督江夏王义恭谓御史何尚之曰:“当今乏才,群下
宜加戮力,而王球放恣如此,恐宜以法纠之。”尚之曰:“球有素尚,加又多疾,
应以淡退求之,未能够文案责也。”犹坐白衣领职。时群臣诏见,多不即前,卑疏
者或至数十23日,大臣亦有十余日不被见者。唯球辄去,未尝肯停。公斤年,卒,时
年四十九。追赠特进、金紫光禄先生,加散骑常侍。无子,从孙奂为后。大明末,
吴兴太史。

  兄子履进利为行,深结刘湛,委诚郎中寿孟陬义康,与罗皓、孔胤秀等并有异志,球每训厉,不纳。自提辖从事中郎,转世子中庶子,流涕诉义康不愿违离,以此复为从事中郎。太祖甚衔之。及湛诛之夕,履徒跣告球。球命为取履,先温酒与之,谓曰:「常英文汝,何如?」履怖惧不得答,球徐曰:「阿父在,汝亦何忧。」命左右:「扶郎还斋。」上以球故,履得免死,废于家。

  弘微临终语左右曰:「有二摎书,须刘领军至,可于前烧之,慎勿开也。」书是文帝手敕,上吗痛惜之。使二卫千人营毕葬事,追赠太常。

元嘉二十七年,魏攻金陵,遣节度使李孝伯与镇军上卿张畅
语,孝伯访问庄及王微,其名声远布如此。二十六年,除皇储中庶子。时衡水王铄献赤鹦鹉,普诏群臣爲赋。世子左卫率袁
淑文冠那时,作赋毕示庄。及见庄赋,叹曰:“江东无作者,卿
当独秀,笔者如果未有卿,亦不平日之杰。”遂隐其赋。

或人问史臣曰:“王惠何如?”答之曰:“令明简。”又问:“王球何如?”
答曰:“倩玉淡。”又问:“谢弘微何如?”曰:“简而不失,淡而不流,古之所
谓名臣,弘微当之矣。”

  十五年,球复为太子詹事,大夫、王师照旧。未拜,会殷景仁卒,因除太尉仆射,王师照旧。素有脚疾。录都尉江夏王义恭谓上卿何尚之曰:「当今乏才,群下宜加戮力,而王球放恣如此,恐宜以法纠之。」尚之曰:「球有素尚,加又多疾,应以淡退求之,未能够文案责也。」犹坐白衣领职。时群臣诏见,多不即前,卑疏者或至数二十日,大臣亦有十余日不被见者。唯球辄去,未尝肯停。十三年,卒,时年四十九。追赠特进、金紫光禄先生,加散骑常侍。无子,从孙奂为后。大明末,吴兴提辖。

  弘微与琅邪王惠、王球并以简淡称,人谓沈约曰:「王惠何如?」约曰:「令明简。」次问王球,约曰:「蒨玉淡。」又次问弘微,约曰:「简而不失,淡而不流,古之所谓名臣,弘微当之。」其见美那样。子庄。

主犯弑立,转司徒左经略使。孝武入讨,密送檄书与庄,令
加改进发表之。庄遣腹心门生具庆奉啓事密诣孝武陈诚。及帝
践阼,除侍郎。时魏求通互市,上诏群臣博议。庄议以爲拒而
观衅,有足表强。骠骑竟陵王诞当爲临安,征御史益州知府南
郡王义宣入辅,义宣固辞不入,而诞便克日下船。庄以少保既
无入志,而骠骑发便有期,如似欲相逼切。帝乃申诞发日,义 宣竟亦不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