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保在郡一年,为廷尉。数月,迁郎中吏部郎,上大夫中丞,遵义王义季右军节度使、南海州区令,加辅国将领。入为都官太尉、左卫将军,加给事中,丹阳尹,会
稽太傅。又徙吴郡都尉,加秩中二千石。太祖以玄保廉素寡欲,故频授名郡。为政
虽无干绩,而去后常见思。不营财利,处家俭薄。太祖尝曰:“人仕宦非唯须才,
然亦须运命;每有好官缺,笔者未尝不先忆羊玄保。”

  宋台初建,令书以为经略使令,加散骑常侍,又让不受,乃拜军机章京、特进、左光禄先生。辞事东归,高祖饯之戏马台,百僚咸赋诗以述其美。及选用,加开府仪同三司,辞让累年,终以不受。永初三年,薨,时年七十六。追赠都尉、左光禄先生、开府仪同三司。

何戢,字慧景,庐江灊人也。祖尚之,宋司空。父偃,金紫光禄先生,被遇于宋武。选戢尚山阴公主,拜驸马校尉。解褐秘书郎,世子中舍人,司徒主簿,新安王工学,秘书丞,中书郎。

  王琨,琅邪柳州人也。祖荟,晋卫将军。父怿,不慧,侍婢生琨,名称叫昆仑。怿后娶驻马店乐女登,无子,改琨名,立感觉嗣。琨少谨笃,为从伯司徒谧所爱。宋永初级中学,武帝以其娶桓脩女,除上大夫,驸马都督,奉朝请。元嘉初,从兄尚书华有权宠,以门户衰弱,待琨如亲,数相配荐。为里正人仪表曹郎,州治中。累至左军谘议,领录事,出为鄂尔多斯左徒,司徒从事中郎,义兴参知政事。历任皆廉约。还为北中郎军机大臣,黄门郎,宁朔将军,东阳太史。孝建初,迁廷尉卿,竟陵王骠骑少保,加临淮太史,转吏部郎。吏曹选局,贵要多所属请,琨自公卿下至都督,例为用两门生。江夏王义恭尝属琨用三个人,后复遣属琨,答不许。

征为右卫将军,加给事中,不拜。寻除巡抚,领国内中正,徙琅邪王大司马司
马。寻出为吴兴太尉,加季军。先是,吴兴频丧都督,云西楚霸王神为卞山王,居郡听
事,二千石至,常避之;季恭居听事,竟没有害也。迁上卿右仆射,固让。义熙三年,
复督五郡诸军、征虏、会稽内史。修饰学园,督课诵习。十年,复为太傅右仆射,
加散骑常侍,又让不拜。顷之,除领军将军,加散骑常侍,本州大中正。十二年,
致仕,拜金紫光禄大夫,常侍还是。是岁,高祖北伐,季恭求从,感觉经略使军咨祭
酒、后将军。从平关、洛。高祖为相国,又随府迁。

  子山士,历显位,太尉,会稽里正,坐三弟驾部郎道穰逼略良家子女,白衣领郡。元嘉二十七年,卒官。

阮韬,字长明,陈留人,晋金紫光禄大夫裕玄孙也。韬少历清官,为南宛城别驾,上卿江夏王刘义恭逆求资费钱,韬曰:“此朝廷物。”执不与。

  上颇好画扇,宋孝武赐戢蝉雀扇,善画者顾景秀所画。时陆探微、顾彦先皆能画,叹其巧绝。戢因王晏献之,上令晏厚酬其意。八年,卒。时年三十六。赠散骑常侍、参知政事,县令依然。谥懿子。女为郁林王后,又赠军机章京、光禄大夫。

灵符自丹阳出为会稽刺史,寻加豫章王子尚知府上卿。灵符家本丰,行业甚广,
又于永兴立墅,周回三十三里,水陆地二百六十五顷,含带二山,又有果园九处。
为有司所纠,诏原之,而灵符答对不实,坐以防官。后复旧官,又为寻阳王子房右
军上卿,军机章京依然。悫实有材干,不存华饰,每所莅官,政绩修理。前废帝景和中,
犯忤近臣,为所谗构,遣鞭杀之。二子湛之、渊之,于都赐死。太宗即位,追赠灵
符金紫光禄大夫。

兄子瑰、弟恕诛吴郡太史刘遐,太祖欲以恕为晋陵郡,岱曰:“恕未闲从事政务,美锦不宜滥裁。”太祖曰:“恕为人,我所悉。且又与瑰同勋,自应有赏。”岱曰:“若以家贫赐禄,此所不论,语功推事,臣门之耻。”寻加散骑常侍。建元元年,出为左将军、吴郡军机大臣。太祖知岱历任清直,至郡未几,手敕岱曰:“大邦任重先生,乃未欲回换,但总戎务殷,宜须望实,今用卿为护军。”加给事中。岱拜竟,诏以家为府。陈疾,今年,迁金紫光禄大夫,领鄱阳王师。

  延之清寒,居宇穿漏。褚渊往候之,见其那样,具启明帝,帝即敕材官为起三间斋屋。迁军机大臣,领射声军机章京,未拜,出为吴郡太师。罢郡还,家产无所增益。除吏部士大夫,御史,领右军,并不拜。复为吏部都督,领骁骑将军,出为后军将军、吴兴抚军。迁太尉甘南五郡、会稽左徒。转令尹,秘书监,晋熙王师。迁中书令,师还是。未拜,转右仆射。升明二年,转左仆射。

玄保兄子希,字泰闻,少有才气。大明初,为左徒左丞。时大庆太史西阳王子
尚上言:“山湖之禁,虽有旧科,风俗相因,替而不奉,熂山封水,保为家利。自
顷以来,颓弛日甚,富强者兼岭而占,贫弱者薪苏无托,至渔采之地,亦又如兹。
斯实害治之深弊,为政所宜去绝,利润或亏折旧条,更申恆制。”有司检甲午上谕:“占
山护泽,强盗律论,赃一丈以上,皆弃市。”希以“戊寅之制,其禁严俊,事既难
遵,理与时弛。而占山封水,渐染复滋,更相因仍,便成先业,一朝顿去,易致嗟
怨。今更刊革,立制五条。凡是山泽,先常熂爈种养竹木杂果为林,及陂湖江海鱼
梁鳅鮆场,常加功修作者,听不追夺。官品第一、第二,听占山三顷;第三、第四
品,二顷五十亩;第五、第六品,二顷;第七、第八品,一顷五十亩;第九品及百
姓,一顷。皆依定格,条上赀簿。若先已占山,不得更占;先占阙少,依限占足。
若非前条旧业,一不得禁。有犯者,水土一尺以上,并计赃,依常盗律论。停除咸
康二年庚子之科。”从之。

  元凶弑立,为吏部都尉,领国子祭酒,寻加光禄大夫。及世祖入讨,朝野多南奔,劭集群僚,横刀怒曰:「卿等便可去矣!」众战惧莫敢言,玄保容色不异,徐曰:「臣以死奉朝。」劭乃解。世祖即位,以为散骑常侍,领崇宪卫尉。寻迁金紫光禄大夫。又以谨敬见知,赐赉甚厚。大明初,进位光禄大夫。五年,迁散骑常侍,特进。玄保自少至老,谨于祭拜,四时珍新,未得祠荐者,口不妄尝。两年,卒,时年九十四。谥曰定子。

初,从兄华孙长袭华爵为新建侯,嗜酒多愆失。琨上表曰:“臣门侄不休,从孙长是故左卫将军嗣息,少资常猥,犹冀晚进。顷更昏酣,业身无检。故卫将军华忠肃奉国,善及世祀;而长负衅承对,将倾基绪。嗣小息佟闲立保退,不乖素风,如蒙拯立,则存亡荷荣,私禄更构。”出为季军将军、吴郡太傅,迁中领军。坐在郡用朝舍钱三十60000营饷二宫诸王及作绛袄贡献军用,左迁光禄大夫,寻加太常及金紫,加散骑常侍。廷尉虞龢议社稷合为一神,琨案旧纠驳。时龢深被亲宠,朝廷多琨强正。

  宋德既衰,太祖辅政,朝野之情,人怀相互。延之与太尉令王僧虔中立无所去就,时人为之语曰:「二王持平,不送不迎。」太祖以此善之。八年,出为使持节、大将军江州大梁之新蔡晋熙二郡诸军事、安南将军、江州令尹。建元二年,进号镇南将军。

子戎,有才华,而浪漫少行检,玄保尝云:“此兒必亡小编家。”官至通直郎。
与王僧达谤议时事政治,赐死。死后世祖引见玄保,玄保谢曰:“臣无日磾之明,以此
上负。”上美其言,戎小叔子,太祖并赐名,曰咸,曰粲。谓玄保曰:“欲令卿二子
有林下正始余风。”

  玄保既善棋,而何尚之亦雅好棋。吴郡褚胤,年九虚岁,入高品。及长,冠绝那时。胤父荣期与臧质同逆,胤应从诛,何尚之请曰:「胤弈棋之妙,超古冠今。魏犨犯令,以才获免。父戮子宥,其例甚多。特乞与其微命,使异术不绝。」不许。时人痛惜之。

上颇好画扇,宋孝武赐戢蝉雀扇,善画者顾景秀所画。时陆探微、顾彦先皆能画,叹其巧绝。戢因王晏献之,上令晏厚酬其意。五年,卒。时年三十六。赠散骑常侍、左徒,上大夫照旧。谥懿子。女为郁林王后,又赠里胥、光禄大夫。

  太祖即位,领武陵王师,加参知政事,给亲信十10个人。时王俭为首相,属琨用卡奔塔利亚湾郡迎吏。琨谓信人曰:「语郎,三台五省,皆已经郎用人;外方小郡,当乞寒贱,省官何容复夺之。」遂不过其事。

希子崇,字伯远,郎中主客郎。丁母忧,哀毁过礼。及闻马尼拉乱,即日便徒跣
出新亭,无法步涉,顿伏江渚。门义以小船致之,于是进路。父葬毕,不胜哀,卒。

  羊玄保,太鹤壁城人也。祖楷,里正都官郎。父绥,中书士大夫。玄保起家楚台太常大学生,遭母忧,服阕,右将军何无忌、前将军诸葛长民俱板为当兵,并不就。除广陵令。刘穆之举为高祖镇军入伍,库部郎,永久令。复为高祖太傅参军,转主簿,丹阳丞。少帝景平二年,入为都尉右丞。转左丞,司徒右通判。府公王弘甚知重之,谓左军机章京庾登之、吏部大将军王准之曰:「卿二贤明美朗识,会悟多通,然弘懿之望,故当共推羊也。」顷之,入为黄门郎中。

出为持节、上大夫广交二州部队、建威将军、平越将军、平越南中国郎将、苏黎世尚书。南土沃实,在任者常致巨富,世云“桃园抚军但经城门一过,便得三千万”也。琨无所取纳,表献禄俸之半。州镇旧有鼓吹,又启输还。及罢任,孝武知其清,问还资多少?琨曰:“臣买宅百三玖仟0,余物称之。”帝悦其对。为廷尉,加给事中,转宁朔将军上大夫、历阳内史。上以琨忠实,徙为宠子新安王东中郎尚书,加辅国将军,迁右卫将军,度支里正。出为永嘉王左军、始安王征先生虏二府上大夫,加辅国主力、明州士大夫,皆孝武诸子。泰始元年,迁度支里胥,寻加光禄大夫。

  王延之,字希季,琅邪沧州人也。祖裕,宋左光禄仪同三司。父升之,都官郎中。延之出继伯父进士粲之。延之少而静默,不交人事。州辟主簿,不就。举进士。除北中郎法曹行入伍。转署外兵左徒外兵部,司空主簿,并不就。除中军建平王主簿、记室,仍度司空、北中郎二府,转秘书丞,西阳王长史谘议,州别驾,寻阳王季军、安陆王后军司马,加振武将军,出为安远护军,武陵内史,不拜。宋明帝为卫军,延之转为上卿,加宣威将军。司徒建筑和安装王休仁征赭圻,转延之为左都督,加宁朔将军。

羊玄保,太武威城人也。祖楷,长史都官郎。父绥,中书侍中。玄保起家楚台
太常硕士,遭母忧,服阕,右将军何无忌、前将军诸葛长民俱板为当兵,并不就。
除钱塘令。刘穆之举为高祖镇军入伍,库部郎,永恒令。复为高祖节度使参军,转主
簿,丹阳丞。少帝景平二年,入为首相右丞。转左丞,司徒右校尉。府公王弘甚知
重之,谓左太尉庾登之、吏部都督王准之曰:“卿二贤明美朗识,会悟多通,然弘
懿之望,故当共推羊也。”顷之,入为黄门校尉。

  昙庆初辟主簿,州从事,西曹主簿,西安王义欣后军镇军主簿。遭母忧,哀毁致称,本里胥诸葛阐之公解言上。服释,复为主簿。义欣又请为镇军记室参军。出为余杭令,迁司徒主簿,江夏王义恭太尉录事参军,大将军右丞。时岁有水田和旱地,昙庆议立常平仓以救民急,太祖纳其言,而事不行。领本邑中正,少府,南阳治中从事史,始兴王浚卫军太傅。元凶弑立,世祖入讨,劭遣昙庆还东募人,Anton将军随王诞收付安仁县狱,久之,被原。

张岱,字景山,吴郡吴人也。祖敞,晋度支通判。父茂度,宋金紫光禄大夫。岱少与兄皇储中舍人寅、新安长史镜、征北将军永、弟广州令尹辨俱有名,谓之张氏五龙。镜少与光禄大夫颜延之邻居,颜谈议吃酒,喧呼不绝;而镜静翳无言声。后延之于篱边闻其与客语,取胡床坐听,辞义清玄,延之心服,谓宾客曰:“彼有人焉。”因此不复酣叫。寅、镜名最高,永、辨、岱比不上也。

  褚炫,字彦绪,河郑城翟人也。祖秀之,宋太常。父法显,鄱阳军机大臣。兄炤,字彦宣,少秉高节,一目眇,官至国子硕士,不拜。常非从兄渊身事二代,闻渊拜司徒,叹曰:「使渊作中书郎而死,不当是一名士邪?名德不昌,遂令有期颐之寿。」炫少清简,为从舅王景文所知。从兄渊谓人曰:「从弟廉胜独立,乃十倍于本身也。」宋义阳王昶为太常,板炫补五官,累迁世子舍人,县令车骑记室,正员郎。

渊之,大明中为上大夫比部郎。时安陆应城县民张太岳与妻吴共骂母黄令死,黄
忿恨自经死,值赦。律文,子贼杀伤殴父母,枭首;骂詈,弃市;谋杀夫之父母,
亦弃市。值赦,免予刑事处分补冶。江陵骂母,母以之自裁,重于伤殴。若同杀科,则疑重;
用殴伤及骂科,则疑轻。制独有打母,遇赦犹枭首,无骂母致死值赦之科。渊之议
曰:“夫题里逆心,而仁者不入,名且恶之,况乃人事。故殴伤咒诅,法所不原,
詈之致尽,则理无可宥。罚有从轻,盖疑失善,求之文旨,非此之谓。江陵虽值赦
恩,故合枭首,。妇本以义,爱非天属,黄之所恨,情不在吴,原死补冶,有允正
法。”诏如渊之议,吴免弃市。

  孔靖,字季恭,会稽山阴人也。名与高祖祖讳同,故称字。祖愉,晋车骑将军。父剩散骑常侍。季恭始察郡孝廉,功曹史,文章佐郎,皇储舍人,镇军司马,司徒左西掾。未拜,遭母忧。隆安五年,于丧中被起建威将军、山阴令,不就。高祖东征孙恩,屡至会稽,季恭曲意礼接,赡给甚厚。高祖后讨孙恩,时桓玄篡形已著,欲于山阴建义讨之。季恭以为山阴去京邑路远,且玄未居极位,不比待其篡逆事彰,衅成恶稔,徐于京口图之,不忧不克。高祖亦谓为然。虞啸父为征东北大学将、会稽内史,季恭初求为府司马,不得。及帝定桓玄,以季恭为内史,使赍封板拜授,正与季恭相值,季恭便回舟夜还。至即叩扉告啸父,并令扫拂别斋,就算入郡。啸父本为桓玄所授,闻玄败,震惧,开门请罪。季恭慰勉,使且安所住,明旦乃移。季恭到任,务存治实,敕止浮华,翦罚游惰,由是寇盗衰止,境内消逝。

三年,迁中书令,右光禄大夫,本州大中正。转左仆射,光禄、中正照旧。寻领竟陵王师。永明二年,陈疾解职,世祖许之。转特进,右光禄大夫,王师、中正还是。其年卒,年六十四。追赠散骑常侍,右光禄大夫、特进依旧。谥简子。

  三年,迁中书令,右光禄大夫,本州大中正。转左仆射,光禄、中正依然。寻领竟陵王师。永明二年,陈疾解职,世祖许之。转特进,右光禄大夫,王师、中正仍旧。其年卒,年六十四。追赠散骑常侍,右光禄大夫、特进还是。谥简子。

世祖践阼,除南海王祎县令节度使,入为太史吏部郎,江夏王义恭大司马长史,
南罗斯海教头,左卫将军。大明元年,督徐兗二州及梁郡诸军事、辅国将军、常州太守。时殿中员外将军裴景仁助戍临安,本伧人,多悉戎荒事。昙庆使撰《秦记》十
卷,叙苻氏僭伪本末,其书传于世。前些年,复征为左卫将军,加给事中,领本州大
中正。三年,迁祠部军机大臣。其年,卒,时年五十七。追赠本官。昙庆谨实清正,所
莅有称绩。常谓子弟曰:“吾处世无技能,政图作大老子耳。”世以长者称之。

  初,李万周、刘嗣祖籍略苏黎世,事在《邓琬传》。太宗以万周为步兵里胥,加宁朔将军,权行台中事。希既至,而万周等并有异图,希诛之。希以沛郡刘思道行晋康军机大臣,领军伐俚。思道违节度,战败,希遣收之。思道不受命,率所领攻州,希遣平越郎中邹琰于朝亭拒战,军败见杀。思道进攻州城,司马邹嗣之拒之西门,战败又死。希逾城走,思道获而杀之。府参军邹曼率数12人袭思道,已得入城,力不敌,又败。青岛都尉萧惠徽率郡文武千余名攻思道,退步,又见杀。时龙骧将军陈伯绍率军伐俚,反扑思道,定之。赠希辅国将军,惠徽中书郎,嗣之越骑士大夫。

景和世,山阴主就帝求吏部郎褚渊入内侍己,渊见拘逼,终不肯从,与戢同居止月余日,由是特申情好。明帝立,迁司徒从事中郎,从建筑和安装王休仁征赭圻,板转戢司马,除黄门郎,出为宣威宿将、东阳太史,吏部郎。元徽初,褚渊参朝政,引戢为上大夫,时年二十九。戢以年未三十,苦辞内侍,表疏屡上,时议许之。改授司徒左都尉。

  琨性既古慎,而俭啬过甚,亲戚杂事,皆手自操执。公事朝会,必夙夜早起,简阅衣服,料数冠帻,如此数四,世以此笑之。寻解王师。